首頁 >>  我講二測故事 >> 趣聞軼事

趣聞軼事

難忘的臺站經歷

發表日期:2018-05-29 08:48放大 縮小作者:吳玲娣來源:

1986年底,剛剛年滿18歲的我接了父親的班,成為二測中心一名普通的工人。

我被分配到二中隊,當時中隊長是宋樂信同志,他安排我到河西堡臺站去工作。那時候我壓根就不知道“臺站”是什么,心想反正領導安排去哪兒就去哪兒吧。后經詢問才知道原來臺站是單位在外省設置的監測采集地震數據的一個地方,我要去的那個地方遠在甘肅省金川市河西堡鎮,就是書本上所寫的河西走廊。從未離開過家的我心里很是害怕,不知道自己能否適應那里的環境。又暗想,既然參加了工作,走上了工作崗位,就要服從組織安排,想想心里也就踏實了。

1987年初,我踏上了西去的列車,車剛過蘭州我就開始流鼻血了,同去的姚觀軍同志告訴我說這是高原反應,適應了就好了,可結果我竟流了近一個月的鼻血。

經過近30個小時的顛簸,終于到達了臺站駐地時已是夜里11點多了,用伸手不見五指來形容這個地方,一點也不為過。簡單的收拾后就休息了。第二天出門一看,哇,我們住的院子對面竟是一座山,山上是寸草不生,那個荒涼啊。想起臨走時中隊長對我說要在這里鍛煉三年,心里那個涼呀,不知道這日子可怎么熬下去呢???

臺長姚繼祿(名字可能有誤)同志給我們講了臺站在地震觀測中所起的作用及我們今后要做的具體工作,然后就讓我跟隨大家騎自行車前往勘測場地進行實習工作。通往場地的路是鄉間小道,小道的一邊是一條小河,大家騎著車子依次向前,路越走越窄,當時我心里特別害怕,怕萬一掉到河里去就丟人了。真是怕啥來啥,路當間有一塊不是很大的石頭,其他人都繞著過去了,我也打算繞過去,可心一慌、扶車的手臂怎么就不聽使喚,結果是連人帶車掉到河溝里去了,刺骨的河水瞬間浸濕了我的褲子,那個狼狽呀。同志們見狀趕緊把我從水里拉起來,讓我回駐地去換衣服,倔強的我心想,第一次上工就出了這么個狀況,太丟人了。不行,我得堅持住,不能讓大家認為我這個城里女娃太嬌氣,于是硬跟著大家冒著刺骨的寒風堅持騎到了場地,等完成了第一次的作業任務返回到駐地時,我的褲子已經結冰了。

經過反復的實習,我基本了解了臺站的主要工作,常規工作是每天在場地進行水準、基線、三角的觀測,另外,三個月要外出流動一次,共有五個流動場地。這五個場地幾乎都處在無人的荒漠地帶,有時候我們要自帶干糧以便解決午餐問題。

記得是第二次參加流動時(大概的時間),我們小組到達了位于九條嶺的場地后,因為是在山上,天氣變化很大,作業當中突然下起了雪刮起了大風,因為沒想到這個季節會突降大雪,臨來時也就沒有帶防寒的衣物??墒怯^測工作又不能停下來,我們只能頂著寒風、冒著大雪繼續堅持工作,作為記簿員,我一只手端著計算機,另一只手要記錄數據,雙手凍得幾乎失去了知覺,等到觀測結束后,感覺都快凍僵了。這時候也顧不上什么了,只想找個暖和的地方避避風雪,山上有一座廢棄的破房子,大家都進到房子里面避風雪,我進房看到有一堆干草,便一頭鉆進去取暖,惹得大家伙直笑。慢慢地、慢慢地才緩過來,手腳有些熱乎了。

那年的夏季,甘肅省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大暴雨,我們所住院子里的積水已經沒過了膝蓋,好幾戶人家里面也進水了,屋里有的東西都漂在水上。大家各自忙著把自家東西往對面山上搬。因為我是單身,沒什么東西可搬的,我就幫著有家屬的人家搬,在過膝的水里來回行走還覺得蠻有意思的。因為雨水太大沖斷了前往場地的獨木橋,所以也不能出測了,我們就只能呆在房間里,有人提議說打麻將,那時候我連麻將是什么都不知道,更別說玩了。他們就手把手的教我,這個是餅、這是條、這是萬,誰輸了就在誰的臉上貼紙條子或是用毛筆畫道道,那時候年輕,真是少年不知愁滋味。

在這期間我還跟著姚觀軍同志學會了編織毛衣,她耐心地從基礎織法開始教我,慢慢地教我編織花樣,一針一針的,我竟然也織出了一件毛衣,看著我親手編織好的毛衣,心里那個美呀,無法用言語來表達!

由于單位的人事變化,我在臺站工作了一年后便被調回了西安,從去時嬌小白凈的小姑娘變成了著實能干的“紅二團”了?,F在每每想起在臺站的那一年經歷,雖然飽嘗辛苦,但對我來說,卻很值得……。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
0.0372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