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我講二測故事 >> 趣聞軼事

趣聞軼事

野外生活點滴

發表日期:2018-09-12 09:46放大 縮小作者:趙振才來源:

 野外生活是枯燥的,特別是在上世紀八十年代以前,沒電視、沒手機,幾乎沒有什么精神生活,生活非常乏味。

    但是,有些東西還是相當有意思的。

山里的風雨與烈日

    搞地質工作是不能脫離大山的。

    頂烈日爬山涉水是經常性的,就連中午十分,吃個午飯(無非是啃饅頭、喝涼水)也在烈日暴曬下進行,這在缺少植被,更無遮陰樹木的祁連山區更是常事。一陣風、一陣雨,衣服淋濕又曬干,這也很正常。

    不過,有時也可見到奇景。有一次,我們坐在山頭上,忽然一陣風來,帶過一片云彩。轉眼,在兩個山頭間出現了一個不太厚的雨幕,緩緩地從兩山之間通過,非常壯觀。不過十分鐘光景,又是烈日普照,真像大自然的舞臺一樣。這一幕經常出現在我眼前。

爬山涉水的感覺

    爬山對于野外工作者來說,是一件太平常的事。特別對于我們地質工作者來說,更是離不開。由于長期工作的鍛煉,爬一般陡峭的山崖陡壁,似乎并不算什么困難的事。

    不過,也別吹牛,在有些情況,看來并不艱險的地方,也能把你嚇趴下。比如有一次,我很正常地在山坡上前行,突然發現前面山坡特別陡峻艱險,于是腿一軟,癱坐在地,動都不敢動一下。即使原路退回,也變得不可能。在那里呆了好久,才緩過來。它讓我體會到“嚇破了膽”是個什么滋味。

    爬山是件又苦又累的事,但也不盡然,有時也是一件美事。耗了不少體力爬到山頂,你會有豐富的幾種感覺:①自豪,站在山頂上,“一覽眾山小”,唯我高高在上,好像什么都可以踩在腳下。②舒服,耗費了大量體力身體特別勞累,到達山頂后的休息是一種格外舒服的享受。

    再說一下野外工作中的涉水,在缺水的西北,很少涉水的情況。偶爾遇到也是一種美事:沖個腳、洗把臉,又舒服,又涼快,美得很。

    但有一次這樣的“美事”把我們煩透了。那是沿著一條寬闊的大山溝向上前行,溝中有流水,不深,能剛沒過腳脖;水面不寬,也就二三十米。走到河邊,脫鞋過河,真舒服。不過步行百八十米,這條彎曲的河道又擋住了去路,只好再次脫鞋涉水,誰知這條蛇曲狀的河流在河床中間擺來擺去,每次都把路擋住。麻煩了,既不能原路返回,又不能選擇新路。只好把這雙登山鞋脫了穿,穿了脫,反反復復,把人煩透了。氣急了干脆穿著鞋下水,登山鞋變成了水陸兩用。這件幾十年前的事,至今有時仍然歷歷在目。

“野電影”和衛星發射

    每天野外工作結束后,很想有點精神享受,比如,能看上一場電影,那就感到非常幸福了。這在大多數地方,簡直是個奢望。但是,在甘肅省的河西堡一地,就是一件很簡單的事。

    在河西堡一帶工作的時候,住在河西堡鎮上。晚飯后在街邊一站,從人流的情況就可判斷出哪里可看到露天放映的電影——俗稱“野電影”。

    在這個不大的工業城鎮上,分布著幾個相當規模的企業,它們經常放電影。因此,當地居民幾乎三天兩頭都能看上電影。對于我們這些“流浪漢”來說,也算是一種美事。

    有一個晚上,電影正放著。突然,天空出現一道強光射上黑色的夜空。在這道強光結束的瞬間,光束前方出現一顆明亮的“星星”。人群中爆發出一陣歡呼:“??!衛星,人造衛星”。

    這里離酒泉衛星發射基地不算遠,對當地人來說,不算稀奇,但對于我們這些遠方人,能看到這個場景,非常難得。

生活節奏慢一拍的地方

    有一年,野外工作到達一個地方。這個地方人們的生活節奏要比內地晚兩個小時左右。早上八點多才起床,晚上收工也在九點以后,半夜零點前幾乎無人睡覺。我們的野外工作也是這樣,晚八時還在山上,回到家都在晚十時左右了。

    怎么回事?原來這是時差造成的。這里位于甘肅省西部,太陽升起與降落都要比內地晚,估計有近兩個小時的時差。因此,按北京時間來作息,這是一個慢一拍的地方。

為了一個電話

    現在手機普及,無論遠近,打個電話,易如反掌,根本不算回事。但是幾十年前,可不是這樣。

    有一年,在蘭州附近開展野外工作,不巧遇到一件緊急事情需請領導處理。只好到蘭州市電訊局打長途電話。

    需打電話的人很多,排的隊有幾十米長。我們在那里等了兩三個小時還沒希望,只好派人回西安向領導匯報。

    費時、費錢,一個電話的代價有多大。

好司機

    一個野外小組如能遇上一位好汽車駕駛員,那簡直是整個小組的福分。

    說實在話,我們單位司機都不錯。特別是在野外,大家命運與共,有福同享,有難同當,感情深厚。

    但是,像康宏楚這樣的好司機,卻也不多。

    他工作責任心極強。每天早上,他要比別人早上車約半個小時,檢查車輛,發動汽車,一切就緒。人一來,一踩油門,車就可開出。晚上回來也要檢查車輛,等大家回去好久,他才回來。

    康師傅有句名言:“汽車該快,就得快,不然要車干什么?”他說過,開車一定要根據車況、路況掌握速度,不能總快,也不能總慢。正像大家說的:“一味猛開,那是二球;老開慢車那是笨蛋?!?/span>

    無論是駕駛技術,還是服務態度,康宏楚老師傅不愧是一個好司機。

 “抗日前線”的風雨

    西北地區干旱少雨,尤以河西地區為甚。這里植被稀少,很難見到可以遮陰的樹木。這對我們這些野外工作者來說,確實不利。每天一出門,就到了“抗日前線”。雖說“抗日”,實則無能為力,只有一頂帽子略起一些“抗日”的作用。對于“老日”的暴烈,無能為力,只得讓它把人曬黑、曬昏。

    但是,在這里的太陽地里,人們并不會感到很熱,更不會大汗淋漓,這歸功于風。它不僅降了溫,還迅速蒸發了汗水。使人感到似乎并沒有出多少汗,但一摸臉上,全是“細砂”,除了一部分砂子外,大多是汗液蒸發留下來的汗液結晶。

    頂著烈日的暴曬,受著風砂的侵襲,坐在地上享用午餐(大多是冷饅頭、咸菜和冷開水),也算是這里的一道“風景”。

    稀少的雨很少遇到??墒?,有一次卻讓我們看到了一場風雨奇觀。

    一天,我們正在山上工作,突然吹來一陣狂風,隨即,在我們面前不遠處拉起了一道雨幕。這道幕不厚,也就幾十米,這道半透明的雨幕緩緩地在我們前面拉過。兩面山頭都滴水未落,時間也就十來分鐘,非常美妙、壯觀,讓人久久不能忘記。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